笔趣阁 > 敛财人生[综]. > 1469.江湖有你(41)三合一

1469.江湖有你(41)三合一

        江湖有你(41)

        莫愁一入江南便在暗处,  这也是防着真遭遇不测连个后手都没有。此刻,她看的却而些着急,  龙儿的功夫自己是比不上的,  但她手未免太善。

        用?#35009;窗?#32526;呀,  赤橙黄绿青蓝紫,  随便哪个往上招呼,  压根就不用留手的。

        龙儿的彩缎那都是特殊材?#39318;?#30340;,具体是?#35009;?#26448;质连她也不得而知。是几年前姑姑给龙儿的,据说是天山产的一种冰蚕的蚕丝。这些冰蚕以食特定的du虫而活。吃不同的du虫,吐出不同颜色的du丝。用?#35828;人?#21046;成的缎子,?#20154;?#32504;缎子还柔软轻薄,但却刀割不开,  斧劈不裂,  便是火也烧不烂,  偏还du性不一,  端是邪门。而龙儿自己是服了解药的,  那玩意于她无碍,  到了别人身上,那便是最大的杀器!

        这么长时间,便是她也只见龙儿用过一次,  便是龙儿在林子里用几?#38450;?#32451;手的时候见过,但其他时候,  还真没见她用那样的东西出过手。?#27604;?#20102;,  也很少有叫她出手的机会。但遇到这种一上来就要人命的人,  何必留手。

        她把毒针都已经攥到手里了,就怕救援不及。

        那边龙儿却已经从车中下来了,手里的锦缎连动……可那女人似也不是泛泛之辈,冷笑连连,三两下之下,竟是挣脱出来。只是还不待起身,杨过的剑已经到了跟前了。莫愁这边才放心,却见那绿衣姑娘蹭一下冲着杨过的剑而去,这姑娘不像是会武功的样子,偏一副悍不畏死的样子要替地上那女人挡剑,杨过这一犹疑,瞬间收手,便叫地上那女人抓住了机会,嘴里不知道吐出?#35009;矗?#20914;着前面那辆马车而去。

        莫愁大惊,那是姑父和恒儿所在的马车。

        她正要出去,却见阿丑?#25947;?#29369;豫的挡在了马车后,那不知是?#35009;?#19996;西的东西射中了阿丑的肩胛,一股子血花子直接给冒了出来。

        阿丑会武功,武功还不低。只身上的蛊不能动武,一动武便会活跃起来。可便是能动武,可遇到如此劲?#26657;?#22905;也是抵挡不住的。以身来挡,是最有效的方法了。

        龙儿大怒,再也?#36824;?#20854;他,袖子里飞出一紫中带黑的细缎子,朝对方打了过去。

        却不想这女人瞬间拽了一个离她不远的?#23601;?#25172;了过去,回过头却瞥见坐在?#36947;?#30340;四爷。这么眼神一对上,她便不由的道:?#38712;?#26469;是你!”说着,便呼啸一声拔地而起,一手拽了之前说话的中年男人,一手?#35835;?#20381;旧倒在地上的绿衣女子,瞬间远去。

        龙儿要追,但看见已经追去的莫愁的身影,就停下步子,一边朝阿丑走去,一边问他爹:“您还好吗?没惊着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没有!先看那?#23601;?#21543;。

        今儿是暂时走不成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伤了阿丑的,是一个不大的枣核。四爷就确认了:?#38712;?#26469;是她!”

        谁呀?

        早些年,在寨子上,确实是见过裘千尺一面,?#31508;?#20182;一直没说话,处理那事的是桐桐,这都是多少年?#26408;?#20107;了。如今,尹志p和柔儿的女儿都已经是大姑娘了,而这裘千尺的姑娘,也已然是长大成人。没想到,只一面之缘,这女人倒是记得清楚。只是不知那女人跟公孙止好好的,怎么会练出吐枣核的工夫来?

        这么个想法也是一闪而过,他先扭脸教训龙儿:“狮子搏兔亦用全力,妇人之仁,往往先陷自己于绝地。你看你娘做事,何时拖泥带水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凡是打?#36824;?#30340;,便绝对不跟人交手,总能跟对方处好关系,?#36824;?#26159;动之以情,还是诱之以利,?#35009;?#27599;能缓解危局。遇到不讲道理的,别的先不论,别管光明正大?#36824;?#26126;正大,制服了再说。总比把自身放在危险之下要好的多。

        龙儿有些羞惭,低头应是:?#38712;?#19981;会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实在想不到,一个带着家人……家人的武功明显又不如何,还有一群不会武功的下人。她是真没想到,这么一个人一上来便对着毫无关系的人下?#31508;幀?#35841;能想到?半点顾忌都没有。

        世上哪有这样的神经病。

        恒儿撇嘴,心说,江湖人脑子就没正常过。

        杨过就问四爷说:“师?#31561;?#35782;她?”

        连完颜康都好奇,他是真没听说过还有这么一号人物。?#36824;?#23545;方那武功,却有些眼熟:“像是铁掌帮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嗯!”这就是要注意的,四爷说龙儿:?#26263;?#24180;的裘千仞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龙儿想起来了,裘千仞被娘?#33267;?#29983;死符,如今人还关着呢。可以说,自家跟这裘千尺也算是仇人。

        她此刻是真后悔了,?#31508;?#30495;就不该有丝毫的犹豫的。

        如今,既然对方知道?#35828;?#29241;的行踪,只怕是不肯善罢?#24066;?#30340;。现在只能等着,等着莫愁带回来的消息了。

        甚至,她都不敢叫爹爹和恒儿单独在房间里呆着,愣是要了内外间,叫完颜康父子住在外间。

        四爷实在是无?#21361;骸?#19981;至于的。”那裘千尺暂时不会回来的,那女人又不是傻。况且如果那男人是公孙止,那这两口子当真算是貌合神离了。中间下个蛆叫他们自相残?#27604;?#21518;老死绝情?#20154;?#20102;。

        结果这个想法在莫愁回来之后彻?#30528;?#27748;了。因为她不是一个人回来了,同时带回来了两个人,一个是公孙止,一个是公孙绿萼。

        莫愁气的?#35009;此?#30340;:“没见过这么无情无义的女人,扔下丈夫和女儿说走就走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公孙止倒是生了一副好皮囊,一路上就盯着莫愁瞧,如今又多看了龙儿两眼。龙儿一直也不以真容示人,但却真真好身段。此人倒不是一副猥琐的样子,看美人人家就是看美人,光明正大的,坦坦然然的看。那公孙绿萼受了些伤,还在昏迷之?#23567;?#20844;孙止一看到屋子里的人立马整理仪容,很有几分风度的行礼:?#38712;?#19979;绝情谷谷主公孙止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因着裘千仞的事情,因此裘千尺也一直没怎么露面。这绝情谷更没有在朝闻阁的排榜上出现过。十余年了,江湖上也早就改?#35828;?#21021;的面?#30149;?#22914;今的高手,大帮派,言必称朝闻阁如何如何。一个在朝闻阁那里都没有名头?#26408;?#24773;谷,杨过真都不曾听过。

        但是龙儿在朝闻阁的编外册子中倒是见过的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个绝情谷拢共?#35009;?#22810;少人。?#36824;?#26159;主子带仆从,不太在江湖上走动。这个公孙止于江湖上更是没?#35009;?#21517;号。他的妻子也无人关注究竟是?#35009;?#20154;。她注意到这个绝情谷,还是因为湘西这边出了几起离奇的案子。每隔上一段时间,附近就会有妙龄女子失踪,一次失踪的人数三个五个不等。一次两次她不会在意,下面的人也不会将其归拢报上来。奇怪的是这?#36136;?#27599;年都有,有时候一年都不止一次两次,这就很奇?#33267;恕?#36825;案子初始的时候,是在十多年前了。后来,那边的百姓都开始祭祀山神,说是山神怒了云云。以后,连官府也?#36824;?#36825;事了,统?#24443;?#20026;山神或是山中妖孽作怪。这?#36136;?#34987;列为奇谈送到自己手里。?#31508;?#29305;别备注过,那里的所有江湖?#25490;?#37117;在其?#26657;?#21807;一一个没听过名字的,就是绝情谷。之后她也叫人专门收集资料了。那就是一个关闭山门不与外界有太过?#32454;?#30340;地方。仗着山谷里一种du物得意保全的小?#25490;傘?

        却真真没有想到,这公孙止的妻子,是当年湘西第一大帮的帮主裘千仞的妹妹裘千尺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放了吧!”四爷就说。留着这爷俩干啥?路上?#36824;?#40635;烦的。

        莫愁只?#35835;?#19968;下,就?#29615;?#39539;了。姑父做事,那总是有目的的。

        可公孙止不乐意呀:“诸位要去哪里?在下对这一带还算熟悉……只要肯带着在下走,叫在下上天入地都行呀。”说着,不等众人问,?#25512;?#19981;及待的说起了他的妻子:“要是放在下回去,?#19968;?#34987;那毒妇折磨死的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谁?#22836;?#21548;他啰?#25314;?#22235;爷作势要起身,那边莫愁干脆利索,一个手刀过去,直接?#21387;?#23385;止给?#21507;?#20173;在一边了。

        然后也说龙儿:“下次再不干净利索,朝闻阁就?#27809;?#20154;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知道知道!知道了!

        第二天一行人便启程了,至于那父女,被留在客栈里。

        公孙?#22993;?#30528;被敲过的?#26412;?#37266;来,一问小二,才知道那一行人早离开了。他顿时顿足而叹,那个带自己回来的姑娘,才真真算是佳人。而自家那个恶妇算?#35009;矗?#32473;那姑娘提鞋都不配。

        更要紧的是,那恶妇并不是那姑娘的对手。才几个回合,便扔下自己跟女儿跑了,那便是那姑娘的武功定是胜了那恶妇许多才是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些年,受那恶妇的气受的还?#36824;?#21527;?

        正寻思呢,?#25490;?#19968;下被推开了,进来的可不正是那恶妇。

        公孙止?#25104;?#19968;僵,瞬间又扬起笑脸:“夫人,你来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裘千尺左右看看:“人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公孙止只做不知她究竟是问谁,就朝床上指了指:“绿萼在那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谁问她了?”这么说着,但到底是朝床上瞥了一眼。随后又上前去,搭在女儿的脉搏上查看了一下,见只是昏睡,别的倒也还好,便收了手,扭过脸来,对着公孙止就骂:“废物,连女儿也护不了。”随?#20174;?#38382;:“那些人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公孙止低头,却不?#34915;?#20986;不满来。反倒是颇有几分情义绵绵的样子,“为夫担心夫人,?#24187;?#36319;他们理论了几句,谁知那些人十分强悍,直接将我打晕了,?#25307;?#26469;夫人这不是就来了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裘千尺冷哼一声:“算他们跑的快。”说着,?#31181;?#30473;看了一眼床上的女儿,到底没说马上就走的话,随即坐在屋里的圆桌边上,又骂公孙止:?#21543;点?#30528;做?#35009;矗?#31471;热茶来。叫小伙计上饭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公孙止应着,麻溜的出去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叫了小儿,要了吃食。那走廊里有炉子,也放着茶壶,想要自己添水自己倒去。

        公孙止把茶都泡上了,随即手却紧紧的攥了一下,然后慢慢的低头,看向腰里的荷包。那里放着的是出门防身用的药粉,再低头看看靴子,靴子里有bi  shou,淬着蛇du。

        随后他又四处看看,带出来的下人早就跑了,不知道跑哪里去了。这里没有一个人是认识自己的。

        他赶紧将荷包打开,小心的点了药粉进茶里,怕那恶妇闻出味道来,又找小二,买了山楂、薄荷、冰糖等等的东西,一股脑的泡到茶里,这才端着进去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茶倒出来,?#36824;?#26159;颜色还是味道,都奇奇?#27490;?#30340;。

        裘千尺闻见那味儿,便呵斥说:“你这都放的?#35009;礎?#31435;了秋了,你竟然给我喝薄荷茶?”

        公孙止一脸的无措:?#21834;?#34180;荷醒脑,我怕夫人困了……要是不喝……我这就倒了……”他心里真是害怕了,要是叫这女人知道这里面有du,当真会杀了自己的。于是,端着茶壶就出去,半点都不敢犹豫。

        ?#28903;?#26159;这副不犹豫的样子,叫裘千尺?#30333;?#20102;他:“行了,?#32654;窗傘!?#22905;本?#35009;?#24819;到这个窝囊的男人会害她。在她心里,她是一天?#35009;?#30631;得起这个男人过。

        公孙止一愣,小心翼翼的将茶壶捧进去,给斟了茶,却不敢递过去,只道:“夫人喝茶,我去看看女儿……”万一被?#33267;耍?#26377;女儿在手,她不敢太过的。

        谁知?#21519;?#21315;尺一点?#35009;环?#22791;,薄荷的清凉叫她舔了舔干涩的嘴?#21073;?#30830;实是渴了。这一天一宿,都没吃没喝了。她端起来就喝,眼?#31383;?#26479;茶喝到肚子里,公孙止的眼里闪过一丝疯狂,一丝快意,随即起身,朝裘千尺的背后走去,此时,裘千尺已经察觉到不对了,可尤自不觉得是公孙止下的手,只以为是四爷一行人压根就没走,躲在暗处算计她呢。端着茶杯的手开始?#35835;耍?#27985;身的力气像是一点一点在流逝一样,她问说:“你这茶从哪里端来的?”

        公孙止的脚步一顿,心里一松,面无表情的从背后靠近裘千尺。他的语气温和,透着无尽的耐心与情意:“可是有哪里不妥吗?”他的慢慢的俯身,?#26377;?#23376;里靴子里掏出匕|,嘴上却问说:“给我看看……我从外面走廊里的水壶里倒出来的?#20154;?

        “猪脑子!”裘千尺扶着桌子想站起来,不由的?#24590;?#20102;一下又倒下。

        公孙止喊了一声:“夫人……如何了?”他一边扑过去作势要扶,一手确实是按住了对方的肩膀,拿着匕|的那只手,?#25947;?#29369;豫的将匕|朝着裘千尺的后心扎了进去。

        而此时,床上的公孙绿萼醒了,她几乎是不可置信的,然后睁大了眼睛,不由自主的喊了一声:“娘——小心——”

        一声‘娘’出声,叫公孙止的手一顿,裘千尺本能偏了一下,但她这会子力气全无,哪里逃的了?

        公孙止的匕|到底是插|到了裘千尺的后?#24120;?#21482;是位置?#26197;?#20559;了一点点。

        裘千尺喘着?#21046;?#19968;脸冷冽的回头看着丈夫。而公孙止的手却在抖,想要拔出bi  shou再来几下,却现不能,也不敢了。公孙绿萼已经从床上起来,挡在她娘的面前……公孙止也怕那点散功散的du被裘千尺逼出来之后会对自己不利。至于?#31206;皘上的蛇du,只要没?#35828;叫?#33033;,对方未必一定会死。

        一击不能致对方于死地,那?#35828;?#23601;不能久留了。他看着绿萼,便道:“孩子……她虽是你娘,但生性歹毒阴险……你想想那些无辜而死的婢女……她手?#32043;?#30340;无辜人命得有多少?如今,我跟她恩断义绝,从此再无?#32454;穡?#20320;也已经长大成人,为父也了无牵挂了,你自己以后要以自己为念,再莫要做出为她挡刀当剑的蠢事……今日一别……好自为之吧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裘千尺闭着眼睛运功,嘴上却道:“女儿……你要是我的女儿,就杀了他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绿萼看着父亲要杀母亲,?#30452;?#27597;亲逼的要杀父亲,早已经无所适从,公孙止却麻溜的出去,去后?#21621;?#20102;马,翻身而上,打马便走。

        莫愁这才从暗处闪身出来,朝那母女所在的屋子看了一眼,嘴角勾起,轻轻一笑。

        姑姑当年叫自己誓,言说非大恶之人不可杀之。如今,她倒是觉得,大恶之人,为何一定要杀了呢?叫他们在无穷无尽的痛苦折磨中度完余生,才是最大的?#22836;!?

        比如那裘千尺,那些失踪的女孩都是她的杰作。掠劫而去,便又因为一句夸赞而被虐杀,这样的人,怎么折磨都不为过。

        那茶里,又哪里只是化功散呢。小二端过去的薄荷、山楂、包括那冰糖,都是加了料的。往后余生,那恶妇的骨头便会一点点软去,浑身上下,如一摊烂泥一般。若是跟蛇似的能?#34013;?#30528;练出一身绝世武功来,那也是她的造化。

        可便是练出来了,该报仇的对方也是公孙止,跟自己又有?#35009;?#20851;?#30340;兀?

        她奔着公孙止离开的方向而去,虽然裘千尺不是?#35009;?#22909;人,但公孙止更不是好鸟,明知道他老婆是?#35009;?#24615;情,夸奖人家姑娘的话还是想说便说,可见,并无半点慈悲之心,?#38405;?#20123;枉死之人,也全无一丝的愧疚。他不杀伯仁,伯仁却因他而死。因此,这凶手,他便是其一。

        可这追了出去,往?#30333;?#20986;了十多里,却只见了公孙止的马,却不见公孙止的人。四周看了看,一点踪迹也不见。

        莫愁啐了一口,他倒是狡猾,怕那裘千尺?#38450;矗?#31455;是玩了这么一出把戏。

        这点时间,人早跑了。?#35828;?#27700;路达,随便一叶轻舟,顺水而行,便不知道飘荡到哪里去了,倒是便宜了他。

        再返回去看那母女的时候,就见那绿萼已经将裘千尺抱上马车,然后架着马?#36947;?#24320;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样的两个人,能去哪里?

        铁掌帮死了裘千仞,还有别的帮主,她们是想回也回不去的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回绝情谷。”车上的裘千尺挣扎着说了这么几个字。

        绿萼心里?#24597;遥骸?#35201;是爹爹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那个没用的孬种!”裘千尺冷笑:?#21834;?#20182;若是有胆,之前就该?#27809;?#35201;了我的命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绿萼便不再说话,也心知父亲是不会再回去了,这才调转马头,冲着绝情谷而去。

        莫愁目送那马?#36947;?#24320;,便追着四爷一行而去了。这边裘千尺暂时不会造成威胁,别说十年二十年没事,便是三五十年,她也休想迈出绝情谷。

        莫愁哼了一声,自己的?#38712;?#23601;是清除掉所有对姑姑姑父有威胁的人,?#36824;?#37027;人是谁!

        所以,当李莫愁回来,四爷便知道,危机解除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一点插曲,过去了便过去了,没有人太当回事。此时,临安已经近在咫尺了!

        临安?#29301;?#27492;时该算是最?#34987;?#30340;城?#23567;?#20154;口大约在一百五十万上下,这是比之之?#26263;你?#20140;,比之如今的燕京,都?#34987;?#30340;所在。

        一行人低调的入了?#29301;?#36873;了城中一处教好的客栈租住?#35828;?#29420;的院子住下来。

        掌柜的见一行人虽不多,但尤其气派,便过来亲自招呼。

        四爷听掌柜的口音,不像是完全的南人,便问说:“掌柜的哪里人呀?”

        这掌柜无奈一笑:“老朽祖上是南迁之人,祖籍shandong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恒儿又是一愣,心里难免叹气,这一路走来,问起哪里人士,哪怕是出生于南地,生长于南地,但问起籍贯,都是说原来的籍贯。这说明?#35009;矗?#35828;明南宋人北归之心?#28216;?#26377;一天断过。

        怪不得人人都背?#24615;?#39134;的‘壮志饥餐胡虏肉,笑谈渴饮匈奴血’,爹爹却着重叫自己背?#24615;?#39134;的另一词:遥望?#24615;难?#22806;、许多城郭。想当年、花遮柳护,凤楼龙阁。万岁山前珠翠绕,蓬壶殿里?#32454;?#20316;。到而今、铁骑满?#32937;埽?#39118;尘恶。兵安在?膏锋锷。民安在?#21051;?#27807;壑。叹江山如故,千村寥落。何日请缨提锐旅,一鞭直渡清河洛。却归来、再续汉阳游,骑黄?#20303;?

        “遥望?#24615;?#21584;……?#31508;?#21335;宋几代人的梦。是军民上下一心所请所愿,但?#38405;?#23435;而立,主战主和的?#27225;?#22768;?#28216;?#26029;过。高宗?#23454;?#19968;个‘和’,愣是叫这‘遥望?#24615;?#30340;?#21361;?#20063;只能作为梦而存在。但……高宗偏安一隅立国,?#31449;?#23558;北宋之精华保留了下来,传承保留且展了。他坐在二楼的窗户边,看着?#34987;?#30340;街道,熙攘的人群,便明白,这十年里,爹爹?#38405;?#23435;态度的由来。

        这?#34987;木?#35937;,不该丧于战火。

        若真是如此,那才真是罪人。

        那边四爷继续跟掌柜的攀谈:“老人家就没想着回老家去看看?”

        这掌柜的笑了一下:“客官是做生意的吧。像客官这样的生意人,店里也常见。不外乎是去北边走了一遭,回来说的也尽是北边的?#27809;啊?山?#25105;说呀,能有多好呢??#24615;?#20204;跟金狗一个样……啊呸!”

        杨过?#20302;?#30340;看他爹的脸,宋人恨金人若此,自家祖母却只一个农妇之身,竟然嫁了金国的王爷为正妃,不得不说,杨?#20063;?#30693;道是走远啊还是?#22993;梗?#21453;正是坟地里肯定是?#25226;?#20102;的。

        四爷笑笑,没再说话。

        这就跟一个死结似的,梗在两国之间,冲不破。

        等这掌柜的走了,剩下自己人了,完颜康才一脸苦笑的看四爷:“先生,这以后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四爷摆手:“定下?#26408;?#19981;会变。错的不是我!?#27604;?#20102;,也不是他们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只是时间不对,时机不对,这真不是一蹴而蹴的事。

        他瞬间便转移了话题,兴致勃勃的问起了出行安排,这几天,咱去哪玩呀?

        完颜康轻咳一声:“不该去的地方不能去的……要是?#23567;?#30693;道了,我这脑袋可?#36824;?#30733;。”这里最热闹的?#36824;?#26159;秦楼楚馆,那种地?#21073;?#33258;己可不敢安排。

        四爷:?#21834;本?#36319;我?#34453;孿备境?#26469;是为了?#24471;?#30340;寻花问柳的。

        行了!  行了!睡吧!我已经没?#35009;?#35201;问的了,走哪算哪吧。

        糟心死了,怎么竟是找了这么些个人出来跟着,玩都叫人玩不畅快。

        完颜康一看这位转身进去了,心说,这是恼了。因为自己不带他去那地?#21073;?#25152;以不高兴了?可你不高兴我该不?#19968;?#26159;一样不敢!

        因此,第二天出门,死活都不往那种地方带的。

        反正满大街的先看看,看看这临安城到底是个?#35009;?#27169;样再说。却不想宫里正张榜求医呢,为了那个?#27490;?#22915;。

        龙儿就看她爹,意思是:要不然我去看看。

        四爷摇头,才不乐意自家闺女给人家瞧病呢。他指了指一边的茶楼要了个雅间坐了,却不想才坐下,下面就喧哗起来,说是有人揭榜了。杨过蹭一下到窗户边上往外瞧,然后就笑:?#26263;?#30495;是?#38378;恕?#31455;然是他!”

        龙儿跟过去看了一眼:“公孙止?”

        江湖人有江湖人的法子,便是不能彻底治病,但吊命的法门总还是有一些的。只要不是?#35009;?#32477;症,应该是暂时可行的。

        杨过凑到龙儿身边:“这?#19968;?#20498;是会找地方躲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便是那裘千尺要报仇,只怕也万万不会想到这?#19968;?#30340;藏身之所。

        龙儿才点了头,就见茶楼里出了一队人,像是家丁模样的,霍开人群朝揭榜的公孙止走去,也不知道说了?#35009;矗?#20844;孙止就被带的朝茶楼这边而来。

        杨过马上道:“我去看看,是谁请他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这也是公孙止想知道的。

        不是宫里的榜吗?怎么别人来插手了?

        他心里对裘千尺?#26408;?#24597;已经叫他寝食?#23547;?#20102;。他知道,?#31508;?#27809;杀?#34013;苑剑?#23545;方一定会报仇的。每天晚上睡着了,都是噩梦连连。梦见被裘千尺扒皮抽筋,然后浑身被冷汗打湿,瑟瑟而起身。他一?#26412;?#24819;着,哪里是裘千尺一定想不到的地方。

        来了临安,见了张榜,他便知道,去宫里,说不定能混个御医当当,改头?#24187;媯?#21482;说是北地来的郎中便是。

        因此,被带到茶楼的雅间,见到里面坐着一个年岁不算大的公子,他便是这么说的:?#21834;?#21271;地人,祖传的医术,本是来?#32922;?#30340;,却也遍寻亲人不着,恰好看到榜,觉?#27809;?#21487;一试,一时?#20339;鰨?#24525;耐不得……到底是冒昧了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坐着的那?#36824;?#23376;端着茶,一脸的肃然:“贵妃娘娘是何等尊贵?你这或可一试……当真是大胆放肆。官家视娘娘若珍宝,不惜在民间?#32610;?#31070;?#21073;?#20320;该知道,这万一失手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小的自是知道娘娘尊贵。”公孙止道,“既然张榜,那便是再坏已经坏不到哪里去了。既然如此,那叫小的试试又有何妨?难道还能更?#25285;浚 ?

        这话虽然不好听,但却也是实话。那公?#29992;?#20102;一口茶,又上下打量了公孙止两眼,随即便轻笑一声,问说:“还未请教阁下高姓大名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劳公子动问,小的姓……孙!”他报了名字,“孙公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孙功志?”当真是功利为志,如此也好。这人便起身,“那就跟我?#31383;傘!?

        杨过又一路跟着,直到贾家门口,才又折返回来:“怕是?#27490;?#22915;的娘家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四爷又问了年?#20572;?#26472;过一一答了。四爷便知道:那人必是贾似道无?#38378;恕?

        贾似道乃是贾涉庶子,而贾涉在贾似道十一岁的时候便死了。贾似道的生母胡氏乃是一姬妾,只是不知是在贾涉生前便被休弃,还是在贾涉死后才被休弃的。只是这么大点的孩子,没有父亲庇护,母?#23376;直?#20241;了。如今出入仿若贵公子,只能说?#35828;?#22909;,有个一母同胞的姐姐进宫便得宠,从而跟着鸡犬升天。

        贾似道长的相当不错,他姐姐能受宠于后宫,便只其容貌必有过人之处。他作为弟弟,长相也必是差不到哪里去。理宗?#23454;?#20415;是偏宠,可这位别管是?#35009;?#25163;?#21361;?#20063;是中了进士的。所以,这贾似道必是长的一表人才,而又有些才能的人。

        自古以来,便是奸?#36857;?#21738;个又不是能人呢?

        龙儿低声道:“如此,我之前的想法便是不能行了。原本还想着,将这?#36824;?#23478;的身体情况向贾家透漏一二,现在看来,这却万万不敢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四爷点头,若是这位理宗不能生了,那于贾家来言,怎么才算有利呢。贾家姐弟完全能以为?#27490;?#22915;冲喜为由,找个据说生肖相合的宗室男童抱养膝下,这才是保证贾家?#36824;?#32501;延的法子。可这,于自家却无好处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就问龙儿说:“那接下来,你打算做?#35009;?#21602;?”

        龙儿手点着?#28866;媯?#22312;思?#28212;裁礎?#24658;儿噗嗤一笑,就问说:“姐姐,你说这?#36824;?#23478;没儿子,这以后的皇位,最可能传给谁?”

        这个不用问呀,便一样是宗?#36965;?#36825;也有个?#36164;?#36828;近才对。

        像是这?#36824;?#23478;,他是有?#23383;?#20799;的。

        ?#20154;?#36825;?#36824;?#23478;,原名赵与莒,嘉定十五年被立为宁宗的弟弟弟沂王的嗣子,?#20820;?#36149;诚。因为宁宗所有儿子都夭折了,在嘉定十七年宁宗就把弟弟的嗣子立为?#39318;櫻?#36825;才?#20820;?#26112;。宋宁宗死后,赵昀被权臣史弥远拥立为帝。

        而在被选为嗣子之前,他的日子也未必见得有多好过。在他七岁的时候,他的父亲赵希瓐死了,他的生母全氏带他?#26263;?#36213;与芮回了娘家,母子三人在绍?#35828;?#20445;长?#26408;?#33285;全家?#26408;櫻?#19968;直到赵与莒十六岁。那时刚好赶上宁宗命?#32043;?#21490;弥远?#24050;?#21697;行端正的宗室继承沂王王位,而史弥远将此任务交了其幕僚余天锡。余天锡途经绍兴遇着大雨,在全保长家中避雨,于是认?#35835;?#36213;与莒兄弟。余天锡知他们为赵氏宗族,也觉得兄弟二人行为得体,认为是合适人选继承沂王,?#27663;?#21490;弥远推荐。史弥远接?#21483;?#24351;往临安亲自考量,也认为兄长赵与莒为继承沂王的合适人选,这才有了后来的事。嘉定十七年,宋宁宗驾崩,史弥?#35835;?#21516;?#31508;?#30340;杨皇后,如今的杨太后假传宁宗遗诏,废太子?#24895;f为济王,立沂王赵贵诚为新帝。

        前些年,史弥远把持朝政,这位几乎是没有作为的。也就是前两年这位权臣死了,他才在朝堂上有了话语权。外朝没有掣肘,唯一掣肘的只有宫里的杨太后。但她的手到底是伸不到前朝。

        如今,这位好端端的却生不了儿子,若是杨太后活?#36824;?#36825;位,那这将来继位的必然是赵?#29436;?#24351;弟的儿子。

        这?#36824;?#23478;上位,得益于史弥远与太子?#24895;f的争斗。要不然,宗?#20197;?#23447;,他们的父亲?#36824;?#26159;一九?#24223;?#23561;,?#31181;?#33021;?#26408;?#33285;?#24605;也?#33021;长大,又怎么会被权臣看中呢。这?#40644;?#23506;出身的官家,上位之后册封他的父亲为荣王,于是,他的弟弟赵与芮承爵继承王位,便是如今的荣王。

        这兄弟俩感觉颇好,若真是宫中无?#39318;櫻?#24517;然是册立?#25163;?#20026;太子的。

        龙儿便看弟弟:“你想说?#35009;矗俊?

        “这?#36824;?#23478;身体的事,不能?#30473;?#23478;知道,却该让荣王的儿孙晓得。”恒儿露出几分调皮的笑意,这么说。

        龙儿又不笨,马上想明白了他要干?#35009;礎?#21487;明白了才叫她倒吸一口气,一脸肃容的看她爹。

        四爷拍了拍儿子的头:“你姐姐的意思是说,这鬼蜮之事,不该你来做!”

        可这不是鬼蜮伎俩呀!

        这是光明正大的权谋好吗?若是连这点手段都没有,早被人生吃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也很委屈的看他爹:你该说的人是我姐。

        四爷心里叹气,这个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,根本就说不清道理嘛。这?#36136;?#24448;常不用他管的,他只要含笑看着,等着桐桐出言镇压就好了。她干这个最拿手了!如今,她不在,果然是连教育孩子这事,都不顺手了!

        自己扮红脸,这没人配合扮白脸是不行呀!9

  http://www.43729457.com/17/17588/23715994.html


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:www.43729457.com。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?#32602;簃.yangguiweihuo.com
西甲足球比赛直播
北京快中彩玩法说明 江苏快三走势图预测 ag真人荷官平台 上海时时乐走势图号 福彩3d和值表 山西快乐十分开奖查询 快乐扑克3遗漏数值 网上胜分差玩法投注 福建十一选五开奖结果走势图 重庆快乐十分倍投 北京老时时彩 河北快3基本 香港六合彩的派彩方式 双色球复式32 吉林快三开奖直播平台