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咸鱼翻身的正确姿势 > 496 和尚抓道士了!(三清非三友打赏加更)

496 和尚抓道士了!(三清非三友打赏加更)

        鱼与熊掌不可兼得?

        笑话,她可是大唐的皇帝。

        ……

        说完这?#29615;?#35805;,两个人之间就安静了下来,仿佛太平公主并不是想要从张昌宗这里得到一个答案,她只是单纯的想要找一个人来说说话,倾诉?#29615;?#32610;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其实,她何尝不知道,越来越跋扈且不知道分寸的薛怀义,早已经让武皇厌恶了呢?

        但是仅仅这些,还是不能?#35805;?#20498;他的。

        于是,在这个寂静无边的夜?#26657;?#28857;点繁?#19988;?#26080;法让太平公主,真正的平静了下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反倒是在沉默了足够久了之后,张昌宗终于是说出了自己的建议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公主,您有没有想过,若是不能从皇帝陛下的身边下手的话,何不让薛怀义此子,自己犯下陛下都无法容忍的过错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怎么可能?我都想不出来我的母亲对于薛怀义的容忍度有多少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但是一旁的张昌宗并不多言,只是淡淡的笑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而这个笑容被太平看在了眼中了之后,却像是想到了?#35009;匆话?#30340;拍手到:“对啊,若是我的智谋想不到这种策略,但是不代表,更?#21451;?#24694;薛怀义的朝中大臣们想不到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那群坏心眼子的人啊,才是真的一肚子坏水,不行,我要想想,到?#23376;?#35813;选谁做我的盟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想到这里的太平公主,像是放下了心中的大石头?#35805;?#23601;?#23578;?#20102;下来,?#36824;?#22905;的心中有一句话,怎么都没有舍得说出来。

        那就是,其实单方面的在外朝使劲可能并不保险,若是最保险的计策……就是应该双管齐下。

        再给她的母?#23039;?#19978;一个更加出色的男子,让她的母亲,别管是?#35009;?#34203;怀义也好,沈南璆也罢,统统的都抛在脑后,全部忘记。

        眼中只有那个她亲手奉献上去的男子,别无其他。

        无关情爱,只是一个不甘人下的女人的野心罢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但是当这个女人,眼神中?#20102;?#30340;全是欲望的光芒的时候,却在转头时看到了张昌宗那粉白的?#33251;眨?#23451;若莲花?#35805;?#30340;通身的气质?#20445;?#37027;一瞬间,?#35009;?#36827;献,?#35009;?#26435;势,就像是戳破的气泡?#35805;?#30340;,全都被太平公主给抛在了脑后。

        她舍不得,这般的男子,送给马上就要年近70的母亲,太亏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还是再等等吧,等到那迫不及待的最后一天,她再将心中的想法,与她的张郎诉说。

        现如今,还是今朝有酒今朝醉吧。

        这大唐最美的人,就拥她在怀,缠绵悱恻啊……

        ‘噼啪’

        烛火的灯芯发出了脆弱的火花,一个身着浅粉色的侍女,拿着?#35805;?#37329;色的绞剪,将过长的灯芯给轻轻的修剪下去。

        然后又像是隐身人?#35805;?#30340;,悄无声息的退了下去。

        原本这?#34892;?#24494;微寒冷的夜,也因为这好闻的油蜡烛火的香气,而旖旎了三分。

        此时的太平,心气已经平静,而她看向张昌宗的眼神,也跟着变换成了不同意味的朦胧。

        三分的痴缠,三分的欲望,三分的爱恋,还有?#29615;?#23545;于情之所以的?#26159;蟆?

        就是这般的眼神,出现在了这般性感的女人的身上的时候,无需多言。

        榻上的男人起身,放下了这虎皮周围纱幔垂架子上的绢稠,同样的大红色,就像是新婚?#35805;?#30340;绚烂。

        四面的烛火,透过来的光影,只能让被围住的那一男一女,看到了对方,朦胧的身体。

        炙热到,只能凭借着皮肤的触摸去慢慢的感受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    这一声,带着几分的欢愉,以及目眩神迷。

        就算是内心再怎么样的强大,太平公主,依然是一个柔若无骨的女人。

        她被张昌宗那强健有力的臂膀高高的抬起,在半空中转了一个仿若?#19978;枰话?#30340;圈圈,接着就像是从悬崖?#19979;?#19979;?#35805;?#30340;失重,被抛在了这个软塌的正中央。

        她最爱的芳香若莲花的躯体,附了上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引领着一个女人的所有的欲望,从发丝到脚尖。

        一浪又一浪的,飘起又落下,浮浮沉沉间,抵达到了仙境的彼岸。

        只留下脑海中的一片空白……伴随着四肢酸软……然后沉沉的睡去。

        夜……对于享受它的人来说,是那么的短暂。

        但是对于心有疑惑或者是正在遭受着苦难的人来说,却是那般的难熬。

        在洛阳?#24708;?#30340;一个阴暗狭窄的小道观之?#26657;?#36825;个姓郑的疯疯癫癫的道长,正在一个烧着劣质油脂的灯油台前,嘀嘀咕咕的验算着?#35009;礎?

        是的,这个出入的都是?#28866;?#22823;家的道士,一到了晚上,也只能找到这?#32431;闪?#21448;破败的道观,作为他的栖息地点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因为这个在白日中表面上看起来很风光的道士,做的全是偷?#24471;?#25720;的勾当。

        堪称打一枪就跑的典范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跑也不行啊,这洛阳?#24708;冢?#22522;本上全被和尚给占领了啊。

        那白马寺的主持薛怀义,这个坏了?#27597;味?#30340;假和尚,在大街上是看到了道士就抓啊。

        抓了也就算了,还非要?#30772;?#30528;道士剃发,转?#30007;?#22857;佛教。

        最过分的是,因为他是御用的和尚,竟是?#35805;?#30340;?#35828;?#37117;动不了他。

        连这洛阳城的首弘观的观主,一不留神,上街采买的时候,也被薛怀义给抓住,三两下的就给剃度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事后,还硬是压着这?#36824;?#20027;,不许出得这寺庙的大门,让他安安心心的诵经了事。

        若不是他将这东都的道士抓了一个精光,那观主怎么可能自己上街买菜填饱肚子?

        畜生!

        而他作为道家正统的鬼谷第八十八代徒子徒孙,又怎么如同做贼?#35805;?#30340;,东躲西藏?

        还不是四面的道教大家,看到朝廷如此放任薛怀义胡来,怕是又要搞个佛道之争的惨剧。

        经过四方投票之后,就把看得最不顺眼的他给扔出来了?

        说?#35009;?#36947;法精通,半仙之资?

        我呸!

        不就是看他这一脉,人口凋?#37073;皇裁?#20154;,欺负他吗?

        想到这里的疯道士,抹了?#35805;研了?#27882;水,再一次将今天上午产生的疑惑给重新的演算了一遍。

        当他的手指头这么再一次的?#35805;?#25289;,面上的表情却是渐渐的欣喜了起来,嘴巴则是张得越来越大,恨不得仰天长啸一声!

        因为他所算计到的那个至关重要的人物,出现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是真的出现了,没有了早先他在小客栈外边的疑惑,他扒拉着的手?#35813;?#26126;确确的告诉他,那个人突如其来的来到了这个世界。

        没有旁人知晓,只有早就算准了这一切的疯道士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是何种的荣幸,应该怎?#27492;的兀?

        天上的星宿,降临在人的身上。

        因为某种目的,?#24615;?#20102;运势而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将会为这个国度中带来翻天覆地的变化,或者是一个人,或者是一件事,很有可能连国家都被颠覆了……

        疯道士也是相信这个星宿下凡之人,具有这样的能力的。

        但是前提是,与这样的?#24615;?#20102;运势的人搞好关系,是一件利国利民,其实只是利益到了自己的,至关重要的?#34903;琛?

        也不枉他装疯卖傻了这么多天,?#25226;?#35269;觅间,找到了他的踪迹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让我算算啊,上仙啊,上仙,你现在人在何处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冰寒千古,万物尤静,心宜气静,望我独神,心神合一,气宜相随,心思沉静,万法归一,望仙师三清祖师爷,指引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呔!”

        这半边静心咒,半边万法归一,让疯道士的手?#35813;?#24515;交相呼应了起来,须臾的功夫,手指中的掐算就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    而一下子睁开眼睛的疯道士,不复刚才的欣喜,反倒是诧异居多,一开口就秃噜出骂人的话来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奶奶个腿啊,怎么是这个小子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为何这般的诡异,上午推算的时候还是一个短命鬼的普通人,等到了半夜,却成了下凡的真仙,?#21688;?#30340;宠儿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原本的皮囊不变,里边的魂魄的气息未免太过于强大了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啊啊啊,若是如此,我怎么就不多信任自己一点啊,我那个鬼师父,也不提醒我一下,那小子是这样的体质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下子可好,那小子被人抓走的时候我袖手旁观了,现如今人已经在太平公主的府邸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下子可不好办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这危难之间的救援,就差了点意思了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还好,一切不算晚啊,我?#20040;?#20063;在这公主府上混上了一点的头脸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若,我明日中替那小子求求情,让那个初来乍到的真仙,承了我的恩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在其后抱着大腿?嘿嘿嘿,到时候,让那些茅山,?#37070;劍?#34028;莱的牛鼻子们好好的艳羡一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就是他们?#36947;?#30340;下场。哈哈哈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转了心思的疯道士,此?#31508;?#33136;也不疼了,腿也不酸了,?#37027;?#20063;通畅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就算在这蟑螂满地,灰耗子爬墙的破道观?#34892;?#25001;,他也不觉得苦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就这样陷在了今后的美好生活的畅想之?#26657;?#25265;着一个破蒲?#29275;?#32654;美的睡了过去。

        压根就没去想,这太平公主府中的那个真仙,到底是被敬为上宾啊,还是成了阶下囚。

        就这么地了吧。

        ……

        ?#36824;?#20102;一晚上,睡了一次地板的?#37240;浚?#21387;根就不知道,陷入到了温柔乡的太平公主,早已经把他这个备胎的事情给忘了一个一干二净了。

  http://www.43729457.com/0/8/7845198.html


请?#20146;?#26412;书首发域名:www.43729457.com。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:m.yangguiweihuo.com
西甲足球比赛直播
今晚肖必中 国际真钱扎金花游戏 河北排列7开奖 重庆快乐十分骗局 竞彩最新开奖结果开奖 河北福彩快三爱彩乐 大乐透基本走图进30期 吉林十一选五和值表 nba马刺伦纳德 11选五qq群 4场进球彩过滤 福彩3d3码组三最大遗漏 重庆快乐10分人工计划 竞彩足球专家北单推荐 快速赛车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