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咸鱼翻身的正确姿势 > 385 第九世界的回放(五)(均2200加更)

385 第九世界的回放(五)(均2200加更)

        其实,红衣姑娘还不算是最委屈的,最委屈的应该是在她后边出场的青衣姑娘好不好?

        这台上的妈妈都打算好了,这娘子要是有一点的不尽人意,她就将她赶下去,没有半分的犹豫。

        按理来说,这般年纪的小娘子,在一群人的哄闹声,前面娘子的失败的压力下,本应该?#34892;?#35768;的慌张的。

        但是这个青衣的小娘子,却是仿佛周围的人?#21152;?#22905;无关一般,只是抱着自己的桐木筝,痴痴的望着甲板不远处的花团锦簇着的小高台的方向。

        待到主持的使者,将案台摆好,示意她可以上场了,这位小娘子才低头不语,缓缓的走到了台中央。

        她也压根?#36824;?#21488;上的观众,反倒是将手中的筝放到了面对顾峥的方向,自己则是直对着那个独立的高台,坐了下去。

        在深吸了一口气之后,就将双手抚在筝上,奉献了这一曲,不知道是为谁演奏的《寒鸦戏水》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一声响起,惊散了台下喧闹,这一曲演奏,拉回了台上人的思绪。

        纤指十三弦,

        细将幽恨传,

        当筵秋水慢,

        玉柱斜飞雁,

        弹到断肠时,

        春山眉黛低。

        怎样的一曲百转千回的戏水图,又是怎么样的思绪婉转的倾诉者。

        只弹的凄凄冷冷凄凄,那青衣的娘子,原本只有几分清秀的姿色,也因为这筝的技艺,而平添了六分的清丽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一曲曲子弹奏完毕之后,场外竟是安静了足足多时之后,才爆发出了此起彼伏的惊叹声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妙啊!”

        ?#25353;?#26354;精彩,颇有几番大家的风?#35835;恕!?

        “竟是听的我莫名的哀愁了几分,这难道不是喜悦的花魁大赛吗?怎么感觉像是哀愁无处诉说的深闺之语了?#20426;?

        而这位小娘子,在演奏完毕了之后,根本也不跟台下的观众们谢场,说一些体面话,比如说替自己拉拉?#31508;裁?#30340;。

        她反倒是痴痴的盯着那个她一?#21688;?#23601;望着的小台子,缓缓的站起身来,带着点委屈,带着点哀切的朝着台上喊了一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顾郎,你可还记得我?我是昆山的?#23039;?#32032;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呵呵,听到了台下人的这一声,台上的顾峥就是一缩脖子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曾和我说道,以后会来看我。可是我等了你许久,竟是再也寻不到你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的姐妹说,你就在临安,至距离我几条河水的距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满心?#26029;?#30340;等啊等啊,可是那一夜之后,你却再?#35009;?#26377;出现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自知姿色入不得郎君的法眼,可是这心儿,却总是被你带的偏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那些日子,我百转千回,竟是夜不能寐,满心都只想再见顾郎君一回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听到台上的清秀佳人,眼含清泪,台下的恩客们只有一种想法,那就是:渣人!

        身在福中不知福的混蛋,到?#23376;惺裁?#39749;力能让这般精才艳艳的娘子给惦念在?#38393;?#21834;。

        但是台上的顾峥也很委屈的好吧,这个欢场之上的信口胡说,怎么能当真呢?

        要不是在这里再次的见到,顾峥压根都忘记了还有这么一个人呢。

        怎么就这么死?#38590;?#21602;?

        但是现在,他代表着官方,在这么多人的注视之下,自然不能丢了大官人的脸不是?

        到底是花丛中混迹惯了的?#35828;?#23376;,就算是披上了六?#35753;?#30340;皮,那也是和黑道上的人打交道的行当。

        坐在上首的顾峥,就笑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是怎么样的一声笑啊,成熟男人的低沉嗓音,混合着无端的风流性?#26657;?#21548;得就近了的人,那是浑身酥麻。

        而就是这样的一声笑,让在台子上,古筝后的白娘子,那是连眼泪都忘记?#35828;?#20102;。

        还是那个声音,依然是那种味道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一声,让?#23039;?#32032;都忍不住的听的痴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而台下原本想要起哄的观众,他们倒是听不到顾峥的笑声,但是在看到了原本的苦主都不哭了之后,也知道这台上的事情发生了变化。

        看热闹的时候,谁嫌多啊,一个个的也屏声禁气的,如同乌龟王八一般的探着脖子的,朝着花船上面死命的瞧。

        你倒是露个头啊,让我?#24378;?#30475;,能被这样的小娘子给看上的男人,到底是?#35009;?#26679;子啊。

        咱们这玉树临风,梨花海棠的,?#35009;?#24046;到哪里去啊,怎么?#35009;?#35265;着有那享誉?#29615;?#30340;小娘子,只是因为见到了?#24187;媯?#23601;哭着喊着的追?#25490;?#21834;。

        真是羡慕嫉妒恨。

        因为各种的原因,就造成了本应该是热闹非凡的花魁大赛上,现在变得是寂静无声。

        所有人都在翘首以盼的那个人,?#35009;?#26377;让众人失望,反倒是朝着身后的侍女嘀咕了两下,然后就老神在在的定坐在座位上,巍然不动。

        须臾的功夫,这身后的侍女,就一人一边的扛上来了一个筐子。

        这筐子里边全是花魁大赛对外售卖的捧场的花朵。

        姹紫嫣红,甚是漂亮。

        虽然此时的顾峥的面上不显,但是他?#25104;?#30340;面皮却是抽抽的。

        心疼啊。

        这群女?#35828;?#26159;实诚,让她们去取点花来,她们直接就将这大赛组委会的后场都给抄了过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当顾峥无奈的转头看向组织者的妈妈的时候,对着对方的那?#34892;?#24471;意的老脸,他还有?#35009;床幻?#30333;的?

        这是被人给坑了啊。

        算了,坑了就坑了吧。

        谁让他本身就欠下了风流帐了呢?

        所以,此时的他也只是?#34892;?#26080;奈的怂了一下肩膀罢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但是在台上的?#23039;?#32032;,可就表现出了不同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当她看到了这一捧的花被抬上来的时候,她的身子就如同雨打荷叶一般的瑟瑟发?#35835;?#36215;来。

        放心,这是激动的,激动的嘴唇都跟着哆嗦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更何况,此时的顾峥竟是从上方的台子上站了起来呢,随意的捻出了一串的铃?#36857;?#30333;色的小花点点缀?#28023;?#26080;端的惹人怜爱三分。

        而这兰花本也是高雅之物,对于?#23039;?#32032;的气?#39318;?#26159;相配。

        顾峥果?#24187;?#26377;让?#23039;?#32032;失望,这般怜香惜玉的人物,一步步的朝着她走了过来,带着让她沉迷在内的微笑,停在了她的面前。

        他用不大不小的声音,对着?#23039;?#32032;,也是对着下面的人说道:“佳人身姿,郎不敢忘?#22330;!?

        “当日一曲断水流,你在溪头奏曲,我在溪尾舞剑,配合无双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但是世间情依旧是如此,相思相守,不若想念于江湖。”

        ?#25353;?#21040;你我年华老去时,还有一个知心人存在这里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顾峥用无?#30830;?#39578;的姿势,指了指自己的胸口,继续对已经痴迷起来的?#23039;?#32032;说道:“最起码,这里永远有你的位置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不用去忍受美人迟暮的痛苦,将你最美的那一瞬间,永远的留在我的回忆之?#23567;!?

        ?#38712;?#23545;月当空,寂寞无斯的时候,将那一场景,拿出来?#36214;?#21697;味,回甘无穷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样可好?#33510;牛?#32032;素?#20426;?

        意思就是说,咱们睡一晚上,留个念想就别见了啊!

        这要是在现代,绝对一个大耳刮子就上去了,我啐!

        但是在那讲究情怀心意的风流雅士的年代,这就是最美的情话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让一个位高权重,名声无双的男人,永远的惦记在?#38393;校?#19981;说旁的,这女妓从良了之后,那想要将她娶回家的人,肯定是排着队的找上门来。

        最次,在年老色衰的时候,?#19981;?#26377;那慕名而来的大商贾,赎买回去,供着也好,养着也好,只为自己留下一点雅士的名头。

        在对外宣传的时候都是这样的。

        知道我的妾是谁吗?

        那就是享誉XX**XX都?#25918;?#30340;XXX啊。

        然后听他吹牛B的人,则是哦..的恍然大悟,一脸的艳羡。

        怎么可以这样,这样风姿的女人,怎么会跟了这样没品位的粗人。

        但是那酸溜溜的羡慕,可是怎么挡都挡不住的。

        在大潮流的带动之下,顾峥如此说,简?#26412;?#26159;给了?#23039;?#32032;一条最好的路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如果她足够的聪明,不被这虚无缥缈的情爱给遮住了眼睛的?#21834;?

        而这位?#23039;?#32032;,会选择在这种时候,与顾峥来这么一次千里寻郎的把戏的人,会是个蠢笨的吗?

        自然不是,于是,这时候的?#23039;?#32032;,在?#37070;?#23436;了眼前的顾峥的美色了之后,就收起了那贪婪的想要立刻将对方扒光了的眼神,羞羞答答,满是激动的就低下了头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顾郎,妾身,知晓你?#38393;?#26377;我,这一切足矣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说完,就将自己最优雅的?#26412;保?#38745;?#37027;?#30340;低在了顾峥的面前。

        这原本顾峥就身高体长,长着一?#31508;?#20998;俊美优雅的身姿,?#23039;?#32032;这一低头,更显出来了阳刚之美与纤弱之柔的碰撞。

        这原本的凄怨的寻情调调,一下子就变成了温柔似水的?#38393;?#30456;知的场景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让台子底下的观众,只有一?#25351;?#35273;,那就是美,美好的要冒泡泡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就着对方的这一低头,顾峥?#35009;?#30333;了对方的意思,他反倒是将笑容绽放的更开,捻着手中的兰花梗儿,就轻转了一个圈,轻松松的就鬓在了?#23039;?#32032;的垂髻之间。

        这白色的小花,与其上边簪着的粉白珍珠的坠饰,搭配的是相得益彰,真的是从里到外的为?#23039;?#32032;平添了三分的雅致。

        然后,顾峥就朝着?#23039;?#32032;一笑:“素素,保重,我?#38712;?#25152;在,顾郎在这里无法相送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这?#23039;?#32032;的目的达到了,也不纠缠,反倒是朝着顾峥盈盈一拜,飘飘渺渺的转身而去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一下子可好,瞬间就点燃了台下人的激情。

  http://www.43729457.com/0/8/3920179.html


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:www.43729457.com。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:m.yangguiweihuo.com
西甲足球比赛直播
贵州快3开奖l结果炔 湖南快乐十分开奖结果走势图 江苏竞彩e球彩走势图 36选7开奖 体育彩票排列三带线走势图 3d买复式六码多少钱 36选7中奖结果规则 彩票应用 精华布衣2十1 江苏时时彩开奖结果走势图 河南快三开奖今日推荐 湖南幸运赛车开奖查询 3d开机号今天是试机号 福彩15选5复式票 un网络彩票平台